• 48647阅读
  • 1回复

丰县华山镇中心医院勾结华山法庭一同包庇出新施工方和保洁公司,致工伤致残保洁员维权无门!

楼层直达
级别: 新兵入伍
发帖
13
金币
0
威望
38


事情源于江苏省华山镇中心医院的出新工程,由于出新施工队的违规施工,导致妈妈在保洁工作中严重受伤致残,除肩胛骨和8根肋骨断裂性骨折外,脑部也受到严重撞击,导致失语和失忆,右半边身体无法支配,听不懂别人说的话,也不会用语言表达自己想说的东西。而在我们的维权过程中,医院一再勾结保洁公司和施工方,开出假证明,助其两者逃避责任,医院甚至暗地里勾结法庭,导致我们的维权路至今无任何进展。

妈妈在华山医院是负责一楼、三楼、四楼和整个西边一到四楼楼梯的保洁工作的。出事是在2012年10月17日大概下午4点3刻左右,当时妈妈已经基本做完3楼的保洁工作,在途径西边3楼到2楼的楼梯时,出新的施工队正在进行施工,在台阶原瓷砖已经掀掉,台阶面布满沙石粒,楼梯扶手也被完全拆掉的同时,楼梯从上到下没有任何警示标志,而且施工队的工人占据了大半个宽度的楼梯,正在进行新瓷砖的铺贴工作。妈妈下意识的想避免碰撞到工人,却一脚踩空整个人倾斜着倒了下去。
2013年1月妈妈出院,此时妈妈身体依旧无法支配活动,也依旧失忆中,且无法与人进行语言交流。


在医院的日子每天花钱如流水,整个住院治疗期间,光医药费花了20多万,我们和我们的亲人都倾尽各自所有,还借了好多外债。因为保洁公司没有和其员工签过劳动合同,平时员工工资都是亲手交给作为组长的妈妈,让妈妈发给保洁的同事。所以更别说医疗保险了(此保洁公司挂靠于徐州舒馨园保洁公司),而除了他们领导在妈妈手术给过200块钱,公司便也没再出过一分钱。而华山医院又以事故为实际的工伤,所以农合保险那边华山医院也不愿意给签字,所以也无法走农合报销。


后来就进入了起诉和劳动仲裁的程序,而这时医院也渐渐开始露出它无耻的真面目。。。

医院先是与施工方补了医院出新的包工合同,而签合同的包工头却被换成了原包工头的弟弟(毫无资产的人)

保洁公司为了逃避自己的责任,先是仗着没签合同没有工资单,说我妈妈不是他们保洁公司的员工,可是医院的视频清清楚楚的记着,每天早上5点不到,妈妈拎着保洁工具就到医院开始工作了;

然后保洁公司找了妈妈原来保洁的同事,把人灌醉后,诱惑其写了一份证明妈妈当天请假没有上班的材料;后来这个同事知道事态严重就自己跟劳动监察部门坦白了,作废了之前的证明;

再然后,医院竟然给保洁公司开出了医院三楼为不需要保洁区域的证明。这让我完全愤怒了。妈妈早就说过,3楼是院长办公室,由于院长下班时间不固定,他怕用其他的保洁员会乱翻他的东西,他没法监督,相信妈妈所以只允许妈妈一个人负责他办公室的保洁工作。好长时间以来,妈妈的表现也让院长很满意。有时我回老家,早上还会帮妈妈去三楼帮她做保洁。可为什么突然间3楼就成了不需要保洁的区域了呢?难道院长的办公室从没打扫过,还是都是院长自己扫的?

医院另一边也在勾结法庭,对案件一再拖延。2013年4月初我们向华山法庭提交了诉讼请求和起诉费,在之后的好几个月,华山法庭却毫无缘由的迟迟不给立案,由于考虑到伤残鉴定的期限就快要超了,而又无法自行鉴定,爸爸拖着股骨头坏死的双腿一次次的去法庭催促,终于嘴上说给立案了,到如今我们连原告开庭通知,甚至是起诉费的收据都没有收到。

口头告知立案后,我们提交了各种他们需要的材料,法庭却迟迟不进行审理,至今没有开过一次庭。

再后来,他们估摸着拖的差不多了,就告诉我爸爸说必须要把那个施工方给添加到被告中,否则就驳回我们的起诉。爸爸考虑假的施工方加上也没什么用,就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他们也不懂。一个堂堂法院,竟然说不懂为何非要让受害人再添加被告?也不懂为何不再添加被告案子就要被驳回?睁眼说瞎话吗?!后来通过一些个人关系得知是医院走了法庭的后门,故意让案子拖延的)
如今伤残鉴定的期限还剩2个月,法院却迟迟不给开出让去鉴定的材料,我们不知道他们还要拖到什么时候,不懂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和后台,让他们敢置法律于不顾,勾结权贵,残害平民百姓!



===========================================================================
华山医院的领导只在妈妈刚手术完时来看了一次,而且还是个副手,他们假惺惺的说了一些貌似宽心的话,留下了5000块钱,一群人扬长而去。后来还有妈妈保洁的同事来看过一次,带了一些医院医生、护士和保洁同事捐的3000多块钱,还有这些钱捐款的明细(后来爸爸说,明细就是人情礼节的证明,都是要还的。。。)而那个所谓的保洁公司,就在妈妈手术的时候给了爸爸200块钱,便再无音讯。。。

在我们夜以继日守在妈妈病床前,看着妈妈的痛苦,一次次揪心的时候,华山医院却在此时到处散布谣言,说妈妈是因为贪图医院出新剩下的残余废料,所以才摔倒的;还说医院派人去四院看我妈妈的时候,我妈妈的几个女儿和女婿要打那些来看的人,那些人带了5万块钱还没拿出来就被吓跑了。。。

且不说我们姐妹几个当时看医院来人是多么的客气,西边整个楼梯本来就是妈妈负责的,视频里她手里拿着的根本就是她应该处理掉的垃圾!!!

这些个凭空捏造的说法,我们是在几个月后出院回家才听说的,已经传遍了整个华山,听着这些谣言,我们觉得很心寒,爸爸妈妈他们大半辈子老实做人老实做事,临了却被传的如此不堪,医院你这么说你怎么好意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在四院我们一直住到了2013年的元旦,由于妈妈还是不能活动不能交流,在元旦那天我们转到了徐州康复医院,在康复医院经检查治疗,医生告诉我们语言和记忆这块属于几乎不可逆的损伤,已经无法恢复了,就连这块的治疗医生都无法正常进行,因为妈妈压根听不懂也不知道怎么说话。

一周后,妈妈还是没什么进展,也因为离家太远,没法保证妈妈的营养,所以我们出院了,之前治疗期间妈妈体重急剧下降,后来能吃一点了,可是出院的时候妈妈也已经才不足100斤。
我们只是普通老百姓,给妈妈看病已经让我们不堪重负,再没有钱去打什么关系,找什么后门,只希望妈妈的事情能早一天有个了解,希望法庭、医院和保洁公司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


希望得到政府关注,希望政府能够解平民之苦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分享到
级别: 新兵入伍
发帖
13
金币
0
威望
38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我们按法庭说的添加了施工方作为被告,医院也答应提供真合同和证明,但是到了律师取证的时候,医院还是提供了假的合同和证明,请问这个事情就没有人能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