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032阅读
  • 3回复

我一个偏远山村的农村女人怎么样才能要回我的血汗钱

楼层直达
级别: 新兵入伍
发帖
15
金币
0
威望
35
徐州市市纪委领导们好

          我是来自四川一偏远山村的农村妇人,现在向你反映一个情况。
          安国镇镇计生办的职工李尊颖,于2012年在上海办了一家公司(上海丁源家庭服务有限公司),注册该公司的法律代表人是李尊颖。
         本人与李尊颖纯粹是商务合作关系,鉴于本人具有家政服务方面的专业知识,因此在他注册公司期间,四下托人找到我,辅助经营他的公司,双方承诺(约定)每月薪金为5000元,遂于2012年9月就职于该公司。
公司开业,千头万绪,业务拓展历经千辛万苦。我十分理解创业人的艰辛,因而在年内没有向他提及劳动报酬。未料想,今年3月底李尊颖翻脸无情,另外找了人经营管理该公司,并在没有支付我任何工资的情况下把我逐出该公司。我多次向他索要工资无果。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除了伤心之外,更多的是无奈,为了要回我的劳动报酬,我只有诉诸劳动部门进行仲裁。在仲裁过程中李尊颖为了阻止我继续向他追讨工资,带了黑社会的人来威胁我,并扬言要灭了我。
        仲裁委根据事实给予了裁决李尊颖付我工资,可他一直拒付,置之不理,逃避责任。
        我是一个来自偏远山村、挣扎在社会底层的弱势妇女,千里迢迢背井离乡出来打工,其的目的是为了赡养老人和抚养孩子。面对李尊颖品行如此低劣的无赖,我愤恨不平、孤立无助!为了要回我的血汗钱,耗尽了几乎我的所有,而所有付出,得到的竟然是泡沫!我曾想以死与之抗争,也想向新闻媒体痛诉我的遭遇,更想到贵单位挂横幅造势索讨,但我想他有单位,有单位必有领导,有领导必有党委,由此促成了我写信求助的举动。
      在此我附上(丁源家庭服务公司的营业执照)的注册号:(310116002769905)和劳动仲裁委裁决书的编号{金劳人仲(2013)办字第518号}做为事实的证明,希望领导们能关注此事,使得我早日讨回我的血汗钱,以孝敬我年迈的父母及抚养我年幼的儿女。鞠躬致谢!
                              四川长宁县田学均
                              18721132096

                                   2013年10月27日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分享到
级别: 新兵入伍
发帖
15
金币
0
威望
35
我上一次有给徐州市长,徐州市委书记及沛县妇联写过信,信件主题是“我一个偏远山村的农村女人怎么样才能要回我的血汗钱 ”,给他们递交了这封信后,他们也对我这事做出了回应,给我调查处理。我在满怀希望的耐心的等待他们给我解决索要工资的事。
   没想到事情还没有一点眉目,却受到了李尊颖找的黑社会分子给我打来的恐吓电话,对我说如果我再向李尊颖要工资的话,将没有活路!
   试问各级领导们,社会朋友们,我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村女人只是索要我的血汗钱而已,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并且要我默默的承受而不声张。
   我该怎么办???
   法理何在???
级别: 大校
发帖
9316
金币
0
威望
17879
级别: 新兵入伍
发帖
15
金币
0
威望
35
市纪委领导领导你们好!
   我向你们各级领导反映后,领导们确实督促了李尊颖来上海与我了结工资一事,他有打电话给我,说是来上海了,叫我去见他,由于他前期有找人威胁过我,所以我不敢冒然与他见面,我毕竟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我便与他约定到法院与执行法官一起协商解决此事,以便我在安全方面有所保障。他答应我第二天到法院,并要我把具体地址发给他。
    可第二天他并没有来法院,都快中午了,来了一个老头说是他的代理人(没有任何委托书字据)。我没有与之计较,毕竟也希望事情得到解决。
    当我满怀希望的等待着来者看完了裁决书后会给我一个说法时,他却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对我是热嘲冷讽,被法官制止并要他直入主题后,他竟然把这事当成了菜市场买菜一样讨价还价,给出的金额还不到裁决金额的三分之一,唉!面对这样没有诚意解决事情的我很无语的,我索要的是劳动报酬,是我一分一秒付出了时间精力而换取的早就该到手的劳动报酬啊!!!
    那天是毫无结果的离开法院的,接连这些天,一些无事生非的电话打给了我,都是一些要我出面的电话,昨晚也又一次接到了匿名电话,无非就是恐吓我的故伎重演呗!试问各位领导各位父母官们,我就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农村妇女要回自己的血汗钱而已,至于他一个有头有脸有知识有文化的大男人这样对待吗?  
    时至今日我的事情还没有得到解决,打他电话不是不接就是关机状态,能有人理解到我一个农村女人的无助和无奈吗?迫于家庭的穷困才抛家别子千里迢迢外出打工,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