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564阅读
  • 0回复

给领导的信

楼层直达
级别: 新兵入伍
发帖
5
金币
0
威望
15
徐州市大彭镇沙塘村恶霸村长李明春


沙塘村村长李明春在换届选举时弄虚作假,按理填写假选票当上村长,社员们请求在镇领导的监督,公开公平公证的重新选举村长,不能再让这个满身污垢、损人利已、公报私仇的恶霸祸害沙塘村,
我们村民不但惧怕李明春村长的权威,更怕李明春的儿子李彬,他从小就在村里偷盗,打架,现在更可怕李彬经常带领一些黑社会成员在村里造势,群众敢怒不敢言,(李彬现在还吸毒,卖毒,偷盗,打架,劳教多次)。李明春找关系一次次的减刑把他放出来。难道这就是我们共产党的法律吗?例如:
1、李明春在代理村长时利用权力之便,私自在沙塘车站北边大田地内私盖6间房屋,他还吸取姓黄的、姓张的等多家每家2万元好处费,同意他们在他家东边大田地内私盖房屋。
2、2013年8月份铁道部门在我村施工期间李明春带头阻止施工、深埋钢管,造假井,威逼施工赔款。施工队在沙塘车站东边,三马路东侧施工时以损坏玉米为明私下向施工队以每棵玉米20元的价格索赔2千多元,请问镇领导,这样的一个村民,是一个共产党员该做的事吗?
3、李明春得到修疏岗路(五环路)的信息,他伙同村干部张某以王言德为名在龙海铁路南二队地内建大棚(大棚荒废2年)索取赔款,又以姚元清之名在黄河以北建设养殖场,荒废2年多,未见过修过任何东西,更不可想象的是,在养殖场北约200米处建了大型养殖场所,户名周振林,这个大型养殖场建造材料使用的不成重的(大砖)建好后连电都没接,就是一座空院子。在拆除时周庄10队小施工头张家宝,买了所有和新楼板一样的楼板(连一点砂浆灰都没粘)。
以上三处建筑都在大田地内,周边没有一处别的建筑更巧合的事都在疏岗路施工线上,还都得到了赔款。
5、李明春还伙同村干部张某把周庄唯一的一座翻水站(还在使用)设备当废铁卖给了村干部张某的哥哥张政龙。在拆除时,老天有眼,看着不公,吊车还侧翻在地,周庄有很多人可以证实,李明春卖的不是翻水站设备,卖的是老百姓的命,这个翻水站(担负着灌溉2000多亩地的重任)。
6、李明春在这次疏岗工程清理地面小麦时为了得到私利,表面在现场配合施工暗里操纵3-4队社员到项目部大闹,还多次向施工队索要好处费,请领导可查施工队的账目。
7、施工队二次清理地面小麦时由于社员周大志的妻子,在他面前说了赔款不合理(村里地策亩数赔款给社员,而上级按实际丈量的亩数赔款给村里。实际丈量的亩数远远大于地策的亩数)李明春就动手打了周大志的妻子几个耳光,周大志的妻子敢怒不敢言,请问镇领导是不是给了我们李明春村长打人的权利了。
8、李明春还有个人作风问题。他利用权利威逼利诱和周庄村社员沙某的妻子强行发生关系,也因他是村干部,当事者家人不敢上告,这都是铁的事实。
9、沙塘村村长李明春恶行启因是有人到我到村委开证明需到李明春处盖公章,他向人家索要两条香烟,人家不同意,他不但不给盖间,还当场踢了他几脚,骂他是穷种。被打人是村里的王孝席。以上都是恶霸李明春事实存在,村民可以作证。
还有更多实例,请镇领导明察,给沙塘村民一个清白,一个真正共产党领导的村庄,如镇领导不给沙塘村民一个公道。我将此证据一级级往上递交,同时网上发布。
  
                   大彭镇沙塘村全体村民宣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分享到